联系信箱:744458534@qq.com QQ:744458534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许宗衡深圳受贿落马样本 牵出中国富豪黄振达

时间:2015/1/9 11:12:37 点击:

  核心提示:许宗衡。图片来自网络广东联泰集团董事长黄振达。图片来自网络许宗衡深圳贿本许宗衡案主要涉及土地和官位两桩生意,牵涉政商两界人物。作为深圳经济特区成立32年来首位落马的行政首长,此案值得反思。  龙年岁末...

 

许宗衡。图片来自网络

广东联泰集团董事长黄振达。图片来自网络

许宗衡深圳贿本

    许宗衡案主要涉及土地和官位两桩生意,牵涉政商两界人物。作为深圳经济特区成立32年来首位落马的行政首长,此案值得反思。  

龙年岁末,深圳湾填海区白石路与深湾五路交会处西南,一块被掩在围墙内的土地杂草丛生。在城市规划里此处标为“九号地块”,围墙一侧是法式风情高端住宅区。这里是深圳市区三大豪宅片区之一。

附近的人少有知道这里是“联泰红树湾”所在,更少人知道“九号地块”与深圳市前市长许宗衡之间的纠葛。在变更该块土地规划及广东省联泰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联泰集团)总部迁入深圳等事项中,许宗衡为之提供帮助,先后三次共收受该集团董事长黄振达港币1500万元。

掘金土地

深圳的土地资源有限,历经30多年的高速发展,土地资源更为紧缺。由土地滋生的腐败是城市发展的痛病之一,许宗衡也不免落入土地腐败的魔咒。

许宗衡受贿案中最大一笔贿款,即开篇所述黄振达给予的1500万港元,接近其司法认定贿款的46%,时为2006年至2007年间。现年65岁的黄振达是广东汕头人,2012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统计黄振达家族财富为53.6亿元,排第151位。

在基础设施建设和房地产建设行业,黄振达浸淫已久。自19岁涉足工程建设行业从普通施工员做起,黄振达历任建筑公司队长、主任等职,后创办公司逐渐完成财富积累。

1993年,联泰集团成立,注册资本为3.1亿元。其经营范围十分广泛,包括市政工程建设、桥梁、高速公路、机场跑道工程建设、房地产开发等。集团下属的汕头市达濠市政建设有限公司,自上世纪70年代末深圳特区创办之初便进入深圳,参与了包括深圳最重要的两大主干道——深南大道和滨海大道以及深圳市北环快速干道、地铁工程等项目的建设。

2006年4月,联泰集团下属深圳市联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深圳联泰)取得“九号地块”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该地块的用途是低密度住宅,本应是开发建设别墅,不过几经更名,至今该地块仍然荒芜。此前围墙上的宣传招贴——“城市巨作细细研磨中”,目前已被撕去。

该项目暂停的背景之一是节约用地的要求。2006年5月,国土资源部下文《关于当前进一步从严土地管理的紧急通知》,要求严格限制低密度、大套型住房的土地供应,坚决执行停止别墅类房地产开发项目土地供应的规定,一律停止其供地和办理相关用地手续,进行全面清理。

接近深圳联泰的人士对《财经》记者说,“九号地块”的容积率是0.63左右,属于低密度。政府为节约用地,深圳湾畔红树林片区将重新规划,法定图则几经修改尚未最终确定,导致这个项目的方案改动。另外,因路网建设,该地块又发生了一些变动。

许宗衡正是在此期间为“九号地块”变更土地规划等事项提供帮助并收受贿赂。所谓变更土地规划,包括调整容积率指标,或者改变土地用途。通常,这也是开发商获得暴利的方式之一。

对出让土地规划设计条件的变更,《土地管理法》规定:建设单位使用国有土地的,应当按照土地使用权出让等有偿使用合同的约定或者土地使用权划拨批准文件的规定使用土地;确需改变该幅土地建设用途的,应当经有关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同意,报原批准用地的人民政府批准。其中,在城市规划区内改变土地用途的,在报批前,应当先经有关城市规划行政主管部门同意。

业内知情人士介绍,如果开发商想增加商业或提高容积率,首先要看政府规划的法定图则是否允许,如果允许,须经一系列的审批,如果不符合政府的规划,“企业想改就走不通”。

黄振达的另一身份是深圳市潮汕商会名誉会长,其公开露面多是参加潮汕商会的活动,今年11月14日,其被表彰为有突出贡献的49位潮商之一。该商会另一名誉会长黄光苗则曾涉入广东省原政协主席陈绍基案和广东省委原副书记王华元案。

不仅如此,许宗衡的身影还出现在一桩与深圳市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庄楚雄有关的土地纠纷中。司法认定,2001年至2008年,许宗衡为庄楚雄子女入学、土地纠纷提供帮助,先后七次非法收受庄楚雄给予的港币130万元、美元30万元和英镑3万元。

有关司法材料显示,庄楚雄这桩土地纠纷涉及深圳南山区T102-7号宗地。2001年初,深圳市中级法院委托拍卖上述土地。当年4月27日,庄楚雄一人参与竞拍,并以1438.6万元的价格竞得。当日签订的《拍卖成交确认书》以深圳市宏嘉正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宏嘉正)的名义签订,而宏嘉正注册成立于当年5月30日。

不久,土地原有使用权人及案外人对拍卖提出异议,深圳市中级法院举行执行异议听证会后,撤销了此前的裁定。

2003年,广东省高级法院指定广州铁路中级法院执行该案。庄楚雄先喜后忧,分别拿到了两份结果截然不同的裁定。在庄楚雄申诉后,广东省高级法院重新指定深圳市中级法院受理。2006年,法院委托相关机构复核评估,发现上述土地及建筑物漏评价值为274万余元。2008年5月,深圳市中级法院裁定认为,因漏评导致拍卖保留价过低并最终拍卖成交,损害了相关权利人的合法权益,且庄楚雄以自己名义参与竞买,却以拍卖时并未成立的宏嘉正的名义签署《拍卖成交确认书》,其行为明显违法,因此法院将土地恢复至原有抵押状态并无不当。庄楚雄不服申请复议。

在此期间,2008年2月,该地块上一处厂房因消防等问题发生火灾,造成15人死亡,3人受伤。

2009年12月底,这一长达九年的“马拉松”案尘埃落定,广东省高级法院裁定驳回庄的申请。期间的反复和变换,在司法实践中亦不多见。办案人员曾私下对媒体称“案内很简单,案外很复杂”。

就在最终裁定下达之前半年,许宗衡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调查。对于两人之间的利益输送是否缘于上述地块的问题,庄楚雄婉拒了《财经》记者的采访。

除此之外,许宗衡还先后为海王集团医药物流建设用地、大百汇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大百汇)总部建设用地调整规划、深圳市索立特磨料磨具科技开发有限公司购买厂房用地等提供帮助,并分别收受贿款。

 来源:西部新闻网

 

欢迎转载本站文章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